登录
还没有注册? 快速注册 忘记密码?
1

郭列:脸萌是一种情怀

系统分类: 人物 - 高端访谈

        2014年夏天,一款名叫“脸萌”的软件席卷了社交网络,其创始人郭列创业最初只是为了“好玩”的情怀,作为《海贼王》的脑残粉,郭列希望每个人手机里面都有一个代表自己的形象,于是“脸萌”出现了。1989年出生的湖北青年郭列显得低调不张扬,甚至有点乖孩子和懂礼貌的劲儿,并不能看出曾经“学渣”的迹象。


郭列:脸萌是一种情怀

 

        记者:请郭列跟我们介绍一下求学和创业的经历吧。

 

        郭列: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听话”的人,向往自由,高中时崇拜“古惑仔”,后来因为打架退学。在老师和父母的“感化”下,奋发图强,开始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十二点半睡觉地学习生活,高考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大学时,我并不喜欢我的专业,为了找到自己喜欢的一直在尝试很多东西,最后我发现自己喜欢互联网,觉得这是很酷的事情。毕业后进入了腾讯,但是公司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自己就是一颗螺丝钉,并没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一直想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于是在腾讯工作两年后我就辞职出来创业了。早期创业是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那时候经济压力很大,没有收入,花光了积蓄和住房公积金,还向家里人借了两万,第一款产品一个用户也没有,我的落魄让父亲很难过。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放弃,海贼王的精神也一直鼓励着我。后来我们就做了脸萌。

 

        记者:脸萌是如何获得IDG的投资呢?

 

        郭列:IDG投我们是一个偶然,因为他们就在深圳,我们当时也听到有个在上海的机构想了解我们,可是那时候我们很穷,甚至买不起去上海的机票,所以我们只能在深圳见见本地的投资机构。我知道IDG资本曾经投资过百度和腾讯。见面很顺利就谈妥了。

 

        记者:当时有没有想过脸萌会火起来?

 

        郭列:突然我发现有一天,朋友圈被刷屏了,周围的朋友都在用我们的产品,我们终于成为了中国APP排行榜第一的应用,然后那一刻我们特别的激动,我们抱在一起,然后我们出去喝啤酒、撸串,然后那一晚上我整整一晚上没有睡着觉,我觉得这一切太美好了。但是脸萌最火的时候,我觉得是我个人最失败的时候,当时我的手机被投资人和媒体打爆了,经常出去参加活动的时候,还会有很多人过来跟我拍照,刚开始我还会觉得有点小羞涩,后来我就觉得很好,然后我的自信心和虚荣心都不断的在膨胀。另外一个就是外界会有特别多的质疑,诸如脸萌就是一颗流星,所以当时我就很害怕它从排行榜里面掉下来,然后我就变得非常的急躁,我太害怕失败了,我觉得当你害怕失败的时候,你会变得非常的无趣,所以这个时候我就会逼着小伙伴,我说你加班,你们不要让它掉下来,我们一起去就是维持它,不要让它垮掉。

 

        记者:这个时候父母或者家里人是怎么样的态度?

 

        郭列:开始创业的时候,我和父母经常通电话,后来因为太忙了,每次我都觉得他们特别的唠叨,会不耐烦的时候。还有就是在我创业的时候,我的女朋友对我一直都不离不弃,当我最火的时候,她却要跟我分手,她觉得我根本没有时间陪她,我可能连跟她吃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然后因为我太害怕失败了,太急躁了,所以我对她的脾气也特别特别不好。后来在她的公司楼下,等了她一晚上,承认自己的不对,希望她可以原谅我,和好了,一直到现在。

 

        记者:你是怎样把把状态调整过来的?

 

        郭列:回归初心,我想当时为什么要去做这个事情,可能我更期望是跟一群很好玩的人,做一个很牛的事情,而且能看到有人用我们的产品,这个就是我们最开始想要做的初衷。但是我觉得一个人他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有勇气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当你取得一点点小成功的时候,你被成功冲昏了头脑时候,你是否还不会忘记你最喜欢的人和你最喜欢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就此结束。


郭列:脸萌是一种情怀

 

        记者:接下来你们要做什么?

 

        郭列:我们把脸萌推到了海外市场后发现外国人和中国人一样爱萌,我们发现世界其实还是非常的大,有很多国外的青年,他们在做非常有趣的科技创新的一些产品,然后我们觉得为什么世界第一的科技公司都在美国,不在中国,所以我们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我们希望下一个世界第一的科技公司可以在中国,而我们愿意成为这样的一个世界的公司。于是我们的第一步就是我们先要干掉微信的朋友圈,哈哈。

 

        记者:那你会一直做互联网吗?

 

        郭列:我发现有非常多的是四十多岁的人,带着三十多岁的人,在给十几岁的小孩子做产品,我觉得这个是不合理的,因为其实大家已经有制作和生产的能力了,那只要有人所需要的,无论说他们需要的是手机软件,还是社交的APP,还是说他们未来需要的电动滑板,而且是他们需要的一些所有东西,我们都可以制作和生产。所以六十岁的时候我可能在制作我自己当时需要的东西。

 

        记者:“脸萌”除了实现了你的梦想,也改善了你的生活,梦想和金钱你是怎样看待的呢?

 

        郭列:非常多的互联网公司都是欲取之先给之,可能前一到三年内都不赚钱,只是用心服务客户,做一个纯粹的产品,或者是做一个艺术品。未来的时候,因为互联网从来不缺乏盈利模式,你总会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但是前提是不要骚扰他,所以在脸萌最火的时候,有非常多的世界五百强的广告商找到我们想要往里面加一些东西,但是我们都拒绝掉了,然后因为我们觉得它是我们的一个作品,我们有产品洁癖,我们不希望往里面贴狗皮膏药。我觉得就是其实我们想要做的是一些可以让人类生活更好的一些产品,所以如果一个人做出了一个让人的生活更便捷的东西,他都不能养活自己的话,我不相信这样的事情。


X职场
“X职场”是专业的职场媒体报道平台。除了在职场攻略,人力资源等方面有深度解析之外,重点聚焦于各行各业职场精英和优秀人才的深度访谈。 与此同时,“X职场”是一家值得信赖的人才服务提供商,专注于提供从中高级人才到行业顶尖人才的寻访与甄选(猎头)服务、急缺人才解决方案等专业人力资源服务。如果你有精彩的故事或求职需求,请联系我们。请在微信公众号搜索“X职场”或扫描左方二维码,我们坚持长期输出高价值的职场养料。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 登录

360安全认证
高端
人才
求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