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还没有注册? 快速注册 忘记密码?
1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采访/作者/刘青

  【采访人物】华东第一代直播广播人王黎


  【采访原因】王黎,广播业界人称王大鹏,江苏省交通广播网《汽车百事通》、《大鹏侃车》节目主持人。“汽车是买来修的,偶尔才能拿出来开一开!”是他的经典语录,被江苏省数百万听众所熟知。他的职业广播生涯因为年代的特殊性而极具意义,在“广播电台是夕阳产业”这样的言论传了近四十年的今天,他仍对广播持有希望,这份希望源自于他对广播行业的专业认知和热爱。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歧路”


  王黎成长于文革尾声,虽没经历过上山下乡,但也没读到什么书。15岁时,就早早地走入了社会,“干过很多很多工作。泥瓦匠、民工头、轮胎工、汽车修理工、机床装配工、模具钳工、齿轮工、超级精密磨床工等。基本上机械加工的车钳洗刨磨全干过”。此外,企业工会干事、宣传干事等文职工作也接触过不少,如果不是八十年代选择重回学校上学,他玩笑说,“我现在应该是某上市企业的高管”。


  王黎对八十年代为考大学文化补习的描述是:“激情燃烧的岁月!人人都为失去的十年文革而拼搏。”


  因为父母都是大学生,受其影响,他放弃了企业“党校培养”的机制,决定凭自己的真才实学考入大学。“当时企业要求我学法律,结果自己偷偷在学校改读了新闻。听说全脱产的将与高考生编在一起上课,于是想方设法骗混进了全脱产班。白天上班,晚上夜校补课,整整5年!补完了初中补高中,补完了高中补高考,屡败屡战年年考。”


  相对幸运


  王黎当时考入了“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在现如今人们眼里,这学校几乎就是‘野鸡大学’的代名词,但在教育资源极度匮乏的当时,却是很厉害的。由于利用远程电视教学,我们很多课程的老师居然是国内顶尖的人物,比如刘宾雁是我们报告文学课的老师;王力是我们古代汉语的老师;王蒙是我们小说写法的老师。通过微波传送的电视远程教学,居然让我们有机会聆听国家级大师的课程,感觉非常幸运”。


  除了授课老师的专业以外,王黎也感慨于八十年代的大学教学环境很前端及人性化,“没有什么垃圾课程,甚至选修课可以自己选择。比如我,英语课差,干脆用法学概论、美学和逻辑学三门课冲抵学分。由于教学不划定复习考试范围,所以学习异常用功,电视课上大师们基本不按照教科书讲,主要是讲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和社会上与专业课相关的事件。但考的却是教科书,所以基本上教科书至少看三遍,老师提到的参考书必须浏览”。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我记得当时讲电视报告文学时,老师提到《丑陋的中国人》。当时这书已经被禁,我们全班同学便到处找。最后我托人找关系从某书店仓库里,把封存的书全部买来,同学们人手一本,研究行文风格。


  “此外,‘走出去’也是很有特色的教学。我们学的是新闻,当时几乎把所有在南京的新闻媒体都走遍,不光是‘走’、参观,而是跟媒体领导面对面的进行交流,在交流中建立人脉。后来把我带进新闻媒体的,正是这些人脉。”


  让王黎比较遗憾的是,和正规大学同学们同吃、同住、同玩的模式相比,他所在学校的模式更接近于“上班”,只是地点变了,日常下课即走人回家,没有享受过真正的学生集体生活。


  资本


  王黎从大三开始就到江苏电视台新闻部实习。当年的新闻部有个名为《衣食住行》的栏目组,是江苏电视台第一个以主持人为中心的服务类节目,“在栏目组,我既当摄像、剪片子,又采访写稿子,间或还来一段‘出镜记者’,尝试了几乎所有电视新闻的行当。而且有几档我撰稿拍摄的节目不但获奖,且影响至今。例如,连续三档的《南通母亲河濠河的污染报告》,让其后历任当地领导当做教训,近而20年致力于环境整治,当年好似酱缸的濠河现如今清澈见底;十集连续报道《盐工》,让叫花子般的苏北沿海盐工从此过上幸福生活”。


  凭借实习阶段各种经验的累积,以及本身对这份行业的执着,王黎在当时“社会招聘”大门没有完全关闭的情况下,于1990年元旦,因缘巧合中拿着一张过期两个月的录取通知单,直接进入了南京经济广播电台的筹备组。后来经同事介绍,他才知道自己何其幸运:因为那张过期两个月的录取通知单,他错过了筹备组为期三个月的竞争惨烈的培训学习,数百人层层淘汰下只剩不到十个人。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新闻无学”


  “‘新闻无学’是很多老一代新闻人信奉的格言:新闻是‘干’出来的。所以,我们第一批直播主持人,除了我在电视大学学过两天新闻,再加上在电视台‘漂’过之外,基本都是凭着对广播的热爱,从各行各业过来的。其中有工人、待业青年、在校学生,甚至还有企业看大门的!所以,很长时间,台里都有人讽刺我们是‘一帮社会渣子’。现在想想,当时的创办者还是很胆大的。当时的招聘条件其实很简单:普通话简单的新闻写作,然后就是半年的模拟演练。过关就留下,很多素质很高的人就是因为过不了‘直播恐惧症’而被淘汰了,大浪淘沙最后就剩下十几个人。”


  1990年7月1日,华东第一个直播电台“南京经济广播电台”开始落地。在当时电台的巨大影响下,台内主持人的知名度在南京本地的影响越来越高,“为了迅速提高主持人的全方位专业素质,全体员工集采访、写作、编辑、播音、直播设备操作、广告业务于一身。


  “作为记者,我负责工业、科技、共青团、工会、劳动、计经委等14个条口的新闻,每天不少于1000字的新闻稿,间或还要为早新闻提供专业评论文章。早晨一睁眼就出去‘跑’新闻,下午回单位写稿子,再准备节目,晚上再直播4个小时节目。4小时节目是个大拼盘:有文化艺术类、社会生活类以及生活服务等。


  “那个时候我们叫‘玩广播’,因为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前车’,于是大家就琢磨着利用电话与直播室的各种‘玩法’:7.30空难现场直播报道、南京炼油厂大火现场直播、各种文艺大腕通过电话连线采访、把社会各色人等请进直播室。有一次,我居然把一个幼儿园小班请到直播室,30多个孩子在直播室满地打滚;还有一次,记者在路上看到姜文,直接把‘大哥大’接进直播室再塞进姜文手里,他一路走我们一路对话。


  “此外,每个主持人每年度还有广告经营指标,那时几乎没有广告公司,主持人全部是‘陌生拜访’,经常被厂家‘轰’出来。记得我们有位点歌节目女主持人好不容易从盛锡福搞到300块钱的广告费,居然激动的哭鼻子。”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广播电台不是夕阳产业


  在视觉化的今天,很多人认为传统的电台广播是“夕阳产业”,但是在面临自然灾害等天灾人祸时,也唯有电台是最迅捷的传递信息手段。包括偏远山区、没有办法看到电视的地区,收音机可能是他们了解外界的唯一手段。


  针对这一落差,王黎分析,“广播电台是 ‘夕阳产业’这样的话已经说了40年了,但广播现在依然是三大传统媒体中活得最滋润的。报社的兄弟们纷纷在找‘出路’;省级以下电视台如果没有集团内广播电台的资金输入,连工资都难发。唯独广播,至今还没有发生‘断崖’式收入下降的趋势(除了那些low台)。”


  “所以,广播是一个生命周期异常久远的媒体,即便以后电波的发射或许会因为某种原因没有了,它依然可以寄生到网络或者其它介质的传输渠道。广播不会死,只要有人类存在,广播就有市场。”


  王黎不止不认同广播生命力已接近尾声的说法,反而认为它还有更巨大的潜能,“因为人类需要教化、交流。至于边远地区,其实我们广播的工作还有很大欠缺。还记得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时的海啸吧?日本的应急广播是一直通过有线广播传播到最边远的海边。一旦有灾难发生,应急广播的大喇叭会通知到最边远的地区,哪怕只有一户人家。国内刚刚开始尝试应急广播模式,我们的路还很长”。


  最专业的汽车专家型主持人


  在将近三十年的职业生涯中,王黎几乎主持过所有类型的节目:新闻、社教、音乐、娱乐以及现场大型活动。谈到每次专业的转换,王黎总结最大的挑战是“求不同”,“即我做的此类节目与其它同行如何区隔,让听者一下子就知道是我在做节目。搞广播既要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尝鲜精神,又必须‘带着脚镣跳舞’,不能逾越政策和职业边界,把好‘度’”。


  做汽车节目其实是一个偶然的机遇,原先做汽车后市场节目的主持人是两个女孩子,由于不懂汽车,经常露破绽而被听众耻笑并投诉,如安全气囊在座位底下等这些初级错误。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十多年前汽车还是稀罕物,不要说主持人,就是普通百姓也多数不清楚。在一次台里开会讨论节目时,领导突然对我说:‘你不是汽车修理工出身吗,汽车后市场节目干脆你来干吧。’当时我已经退居幕后在搞活动推广及电台产业,告别主持人岗位已经五年了。好在有汽车修理工的根底,没怎么折腾就上手并成为听众口中最专业的汽车专家型主持人。”


  时至今日,在FM101.1江苏交通广播,王黎仍会于每天下午两点,借着《汽车百事通》栏目和听众们交流关于汽车的各种话题。


  “大浪淘沙,优胜劣汰”


  谈到最近新兴起的网络直播,以及直播平台会不会给传统电台带来冲击,王黎认为,直播平台作为随着技术发展而出现的新业态,乱象纷呈是很正常的,但不会给传统电台带来冲击。


  “反倒是在经过大浪淘沙后,留下的一定是拥有一定新闻职业素养的,或者干脆就是从传统媒体跳过来的。因为既然是‘直播’,就必须尊崇‘直播’的客观规律,那些自残、出格、卖弄姿色、空洞无物的直播,肯定会被拍死在沙滩上。80年代曾经有一部前苏联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那上面有个角色是电视台的员工,从一开始就叫嚷:现在已经进入电视时代了,所有媒体很快就会被电视扫进历史垃圾堆。结果到电影快结束,时间已经过去近20年了,他还在那里嚷嚷:其它媒体都要进入垃圾箱!成为痴人说梦一时的笑话。”


  直播不会消失,但直播的平台会变化,今天是电波、也许明天是网络、后天是手机,但规律是定则。眼下网络业余直播经过几年的发展一定会优胜劣汰,到那时的从业者恐怕多数是拥有传媒大学背景的孩子。


  此外,王黎还透露,等到他自己退休后,也想在网上创立一个网络直播,“继续为受众提供汽车的维修、保养、玩车、用车、养车等后市场服务”。


  采访最后,王黎向我们分享了他多年广播职业生涯的四点感悟,以供对广播这一行业抱有憧憬的新人参考:


  感悟之一: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感悟之二:功夫在诗外。拼到最后,主持人新闻专业以外的知识储备为王。


  感悟之三:主持不是说话,语不惊人死不休者得天下。


  感悟之四:坚持到底必须咬牙!


  原创声明:本文版权归X职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资深广播人王黎:广播无学,实践为大!




X职场
“X职场”是专业的职场媒体报道平台。除了在职场攻略,人力资源等方面有深度解析之外,重点聚焦于各行各业职场精英和优秀人才的深度访谈。 与此同时,“X职场”是一家值得信赖的人才服务提供商,专注于提供从中高级人才到行业顶尖人才的寻访与甄选(猎头)服务、急缺人才解决方案等专业人力资源服务。如果你有精彩的故事或求职需求,请联系我们。请在微信公众号搜索“X职场”或扫描左方二维码,我们坚持长期输出高价值的职场养料。

相关文章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 登录

说不出的诡异

说不出的诡异2016-11-28 15:57:45

如果往正常积极的方向引导 直播也是大有可为的,反之,最近也有新闻,法律也在 日趋完善

回复
红玫瑰

红玫瑰2016-11-25 11:43:54

很乐观、正能量的一位专业又 资深 人士。厉害。

回复
沈木子

沈木子2016-11-23 16:03:16

其实把职业做成了爱好 也挺好的。从中找到乐趣 大概是最理想的状态了吧

回复
逐夢的孩子

逐夢的孩子2016-11-23 15:52:33

很中肯的说法,关于网络主播这一块很是认同

回复
花爷

花爷2016-11-17 11:37:28

有些特殊的经验其实好好运用的话,可以化为 财富呢

回复
许诺

许诺2016-11-15 17:59:03

最近读到台湾教育的书,他们对于文革的认识并不高明但是对于受到牵连且坚持扛过来的人,持敬仰态度。历史留下的印记太明显了。

回复
蓝田

蓝田2016-11-14 16:42:43

四个感悟收下了,在工作中好好学习,

回复
梁和

梁和2016-11-11 11:09:44

等到下次去南京的时候 去仔细听一听这个广播。也去感受一下

回复
绵绵春雨

绵绵春雨2016-11-10 17:55:41

坚持在某种角度来说 真的 太难了-0-

回复
红烛

红烛2016-11-10 17:47:55

实践出真知啊。还有主持人真是幽默,“车是拿来修得偶尔开一开”可不可以理解为质量上的不到位?

回复
360安全认证
高端
人才
求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