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还没有注册? 快速注册 忘记密码?
1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采访/作者/刘玉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人物介绍】王鹤立,从事游戏行业8年,在VR游戏兴起之初参与制作了《cosmos strike》《VR  Fishing World》《Carzy Jurassic》,也做过中核的休闲游戏《围城大作战》《战歌》《七龙珠》。VR游戏《cosmos strike》获首届中欧VR游戏开发者大赛决赛入围《VR Fishing World》获2016年金翼奖最受玩家欢迎VR游戏奖。


  一个好的游戏也能改变人


  “我觉得跟一本好书或者一部好电影一样,一个好的游戏也能改变人,这也是当初我选择游戏行业的原因。”


  王鹤立从小比较喜欢玩游戏,但在他那个年代,周围都是那种纯手工的游戏,比如丢手绢、跳沙包等等。所以后来接触到电子游戏的时候,他就感觉像是发现了一块新大陆一样。“我们小时候会接触红白机,也就是国内的小霸王,还有一些其他的游戏机,玩了这些游戏以后觉得这种游戏充满了魅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想把这种兴趣转化为自己未来从事的职业,但是当时的环境下,不像现在这样有专门针对动画游戏的专业,考虑到一些电视、电影、动画、游戏的剧情,甚至是玩法都能在纸面上展现,所以他最后相当于“曲线救国”地选择了编剧专业。“毕业以后开始做的是偏编剧和导演方向的工作,后来也是机缘巧合下,朋友带我进入游戏行业,算算到现在也有八年了。”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没有梦想比被人嗤笑更加可怕


  “整个中国游戏行业的现状,不缺少一个有能力且做过游戏的人,但还是比较缺少有梦想的人。”


  王鹤立最初从事的是游戏策划,刚入行很多事情都不太懂,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制作人,给予了他极大的肯定和帮助,在心怀感激的同时,他也意识到制作人在团队里扮演着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自此在心中就有了一个目标,就是争取五年之内成为一个制作人。这个梦想曾被很多人嘲笑,因为制作人是很全面的职位,要求的门槛比普通策划或者主策划要高很多。但是他不在乎,在他看来,没有梦想比被人嗤笑更加可怕。


  如愿以偿成为制作人的王鹤立,正好赶上VR元年,他开始说服领导去尝试做VR游戏,由于VR游戏几乎就没有人开发过,所以他们整个项目的开展是很艰难的,包括所有的大厂也都是如此。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没有现成的东西可以去参考,开发人员就只能去找相关文献钻研。“还有一些美术方面的艰难,虽然是用3D建模,但是VR是一个球形的360度的可视全景的游戏场景,所以对美术的要求也很高。”


  所幸结果还是很尽人意的,他们团队在一年内研发出了《Carzy Jurassic》《VR Fishing World》《cosmos strike》三款VR游戏,并且得到了很好的反响。其中《VR Fishing World》这款游戏在北京线下的VR展上迎来了两位特殊的玩家,给王鹤立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他回忆说:“当时《VR Fishing World》游戏的风评比较好,来玩的人也比较多。我亲自接待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对《VR Fishing World》很感兴趣,问我这个是怎么玩法。《VR Fishing World》就是一款捕鱼类型游戏,只要操作飞船,选择合适的羽毛去捕不同的鱼就可以了。老人很耐心地听我讲解游戏的玩法和流程,然后戴上VR头显,玩得很认真,游戏成绩也非常好,大家都连连称赞。”


  做的游戏有人玩,对于王鹤立来说,自然是最大的褒奖,而能得到老年人的认可,就更是意料之外的收获了。因为首先他一直觉得游戏这个东西是比较年轻化的,越年轻的人越容易接受,年纪大的人可能会有一些排斥心理;其次就是游戏操作确实要求比较高,上手比较困难。但这两位老年玩家的表现,让他觉得VR是有无限扩展可能性的,而且是带有一种人文情怀的。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做游戏首先需要了解人性


  X职场:您觉得策划在整个游戏项目里扮演着什么角色?您又是如何看待策划和制作人二者之间的差异和联系?


  王鹤立:我觉得策划的职责是要把游戏的创意和想法落地化,把游戏的核心玩法提炼出来,撰写成详细的文档,而且这个文档必须是当前所有的开发人员都可以看懂的,相当于总纲的东西。如果说游戏是一个人,那么美术和程序就是他的整个肌肉和骨架,而策划就是他的灵魂。策划的能力有时候往往决定一个游戏水平的高低和游戏的命运。


  我个人觉得游戏制作人首先要了解人性,了解心理学和传播学。并且制作人是负责整个游戏运行的组织者决策者,他还需要了解游戏的市场,甚至要懂一些游戏基础的开发和运营。如果二者用游戏角色来形容,制作人就是水土号,所有属性都是很均衡的,不允许出现偏科现象;而主策划是专精号,在游戏制作研发领域要比制作人高,但其他方面就不会要求那么多。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X职场:您平常会通过哪些方式去提升自己?


  王鹤立:我觉得可能有两点,一是要多玩游戏才能了解游戏,二是要把自己当成新手玩家。多数资深的制作人在做一款游戏时,往往会从经验出发,但经验可能会固化你的思维,削弱你的创造力。游戏对灵感的需求很大,完全凭着本身的思维记忆去制作游戏是不可取的。


  平时我也会看一些优秀制作人的传记,我发现他们无论多大年龄都有一颗童心,把自己当成新人,看到别人好的创意也会由衷赞赏,我觉得这个思路是比较正确的。


  X职场:从一开始的《三国赚翻天》到《围城大作战》期间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王鹤立:我觉得最大的挑战是对自身的定位,做更擅长还是喜欢的游戏类型之间的矛盾点。我更向往去尝试做不同类型的游戏,但是我的履历一直都是围绕着轻中度的休闲类型的游戏去展开的。不过后来我释然了,因为我觉得我们不能忘掉初心。做游戏的本质是想带给人快乐,所以不管是以哪种类型呈现,只要大家能开心快乐,这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VR游戏最重要就是沉浸感


  X职场:您认为VR游戏和休闲类游戏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王鹤立:我个人觉得两者最大区别是,休闲游戏是利用碎片化时间去玩,并且通过指尖拖动等操作获得不同的强反馈。而VR是利用整段时间,因为你戴上头显就等于说你进入异世界了,这段时间内,你在高度沉浸的状态下去玩游戏,游戏中你做的每件事情都会给你很大的的感官刺激。


  比如说我们做的那款《VR Fishing World》,到一定时间内会有鱼群出没,会有鲨鱼和鲸鱼从你头顶游过去,那个真的是我们照着实际大小等比例做的。你可以想象一个将近40米的鲸鱼从你头上去,人根据感知的引导肯定是要抬头往上看的,甚至会回头看它前进,这种巨大的震撼和激动等等一系列感情是无法用休闲游戏甚至其他游戏来获得的。我个人觉得从VR游戏中得到的快感或者乐趣是远超于休闲游戏的。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X职场:对于非常火热的AR和VR您是如何来看的?


  王鹤立:VR是虚拟现实,AR是增强现实。VR等于是将你置身一个虚拟的环境之中去展开有机性,AR在现实的基础上增加有机性。从目前的环境和硬件技术来看,AR更容易去实现,VR比较难,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我个人感觉是VR的游戏性沉浸感所带来的震撼性远胜于AR。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X职场:在您眼中VR游戏是什么样的存在?方便分享一下VR游戏的设计思路吗?


  王鹤立:我觉得VR游戏是一种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我以前看到过一个新闻,说是有个小女孩得了重病,志愿者了解到她特别喜欢一个动漫里的虚拟角色,他们就加班加点去做了一个3D模型,然后小女孩戴上头显以后,等于说是在现场看到她喜欢的角色去唱歌跳舞。虽然最后小女孩还是没有战胜病魔,让人比较伤感,但是通过这件事我感觉到这是一种人文关怀,他们实现了我们人类很多没法去实现的事情。


  VR游戏会占有比较多的资源,单从技术角度讲,是两个游戏资源的重叠点,表现的是一个360度的球形的无死角的观察方式,而其他类型的游戏,只停留在摄像机能看到地方,比如说我要突然出现一个人,他是可以随意刷出来的,因为我可以放到死角里头。而VR游戏不允许出现死角,玩家可以看到任何地方,这对从业人员的要求会更高。


  其次就是它的交互方式跟传统方式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交互主要是靠头部手臂或者控制器的区域晃动,这些都是人类最基础的交互方式,还有它的UI设计可以理解为是在VR基础上增加一个AR操作界面,整个空间里是悬浮,并且可能会随着你的视角的改变去进行一些跟随运动,不然你会看到它是一个纸片类型的东西,就会大大降低沉浸感,而VR游戏最重要的就是沉浸感。


  另外由于主流的硬件机能有限,所以说我们的强化创意要更慎重,一些细腻的感应性更强的东西都要去克制。而且VR的观察方式也跟别的游戏不一样,因为VR本身会带来严重的眩晕感,所以你这个游戏做的核心玩法是怎么去运动或者是摆放在什么位置,这些都是需要有考究的。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X职场:谈谈自己心中的VR游戏范本?


  王鹤立:《lucky stale》,翻译成中文叫《超级幸运狐》,它是一款类似超级玛丽的VR游戏,很有设计感,而且用得非常好的跟随式镜头,所以渲染效果和物理引擎也就非常好。


  游戏中小狐狸通过奔跑跳跃躲过障碍,收集星星,才能跳起来踩死路上的怪物。因为它是第三人称的,所以说你有一种上帝视角,你和狐狸之间的互动,就已经不是你去做一些躲避障碍或者通关的事情了,你更像它的一个监护人或者朋友,去帮助它完成一个世界。


  从个人操作变成协同作战,一下把游戏立意的高度提升了。据我所知很多优秀的独立游戏或者大型游戏,都是讲这种互助感情的,都蕴含了激发人类正能量的这种社交理念。这款游戏非常棒,当时在16年是VR行业的标杆,它给了VR游戏行业很大的信心。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X职场:您觉得在游戏市场,VR游戏会有翻盘的可能吗?


  王鹤立:VR游戏最大的障碍其实就是硬件设备发展,VR本身的起点是很高的,一开始定位就是虚拟现实,所谓虚拟就是模拟现实的东西,但现实是很复杂的,现在很多的一流团队做游戏都不可能模拟到真正的现实。所以说目前发展可能会进入一个寒冬或者缓慢的过程,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觉得一旦解决了硬件设备的制约,VR就不只是说翻盘了,肯定会成为很热门的话题,还有可能会作为游戏的一大分支单独拎出来。甚至最后VR游戏可以不定义为游戏了,就像现在的游戏定义为电子游戏,那VR直接定义为VR游戏,这样的情况都是有可能的。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X职场:游戏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请用一个典型人物形容一下行走在游戏路上的自己?


  王鹤立:游戏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乐趣,不断地去挑战更多的可能性和玩法。我想成为像上田文人那样的人,他是一个比较有情怀的游戏制作人。他做的游戏最独特的地方是带有一定的人文情怀,其次就是触发了人类最原始的关于正能量的一些社交保护的东西。


  在当时,游戏行业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被主流媒体所批判的,但正是因为他做的《旺达与巨像》这款游戏,才使游戏被拔到了第九艺术的高度!让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原来游戏不只是拘泥于AVG、SLG,还可以去做类似电影、美术、雕塑等艺术方面的东西,使游戏出现了多元化和百家争鸣的情况。我想成为这样的一个人,去尝试更多类型的游戏,不止局限于休闲或者是VR游戏,我想给世界增添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给大家带来更多的乐趣!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X职场: 有人说“在中国做游戏永远都是寒冬”,针对这个观点你有什么看法?


  王鹤立:其实我是比较认同的,因为中国游戏它有自己独特的因素在里面,比如早期的一些禁游令,以及早年盗版市场对单机游戏的伤害,但我觉得还是不要那么悲观。想用雪莱的一句诗来表达我的看法——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加入游戏行业八年了,我感受到整个行业是在上升的。早年间对游戏的这些从业人员的专业性要求也不是很高,就像我其实也算是一种转行。最近几年国家大力扶持和发展电竞事业,还有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也开始注重独立游戏,包括很多渠道提供一些相应的平台,凝聚一些独立制作人去做很多很棒的独立原创游戏。这都是一些比较好的现象。虽然是寒冬,但是都会过去,只要我们坚守信念,肯定能看到很美好的曙光。


  原创声明:本文版权归X职场所有,转载请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游戏制作人王鹤立:VR游戏是可以满足人类全部想象力的游戏

X职场
X职场是专业的人力资源行业媒体平台,在职场攻略、人力资源等方面有深度解析之外,“人物专访”作为平台的品牌栏目,聚焦于职场精英和优秀人才的深度访谈。同时,X职场也是一家值得信赖的人才服务提供商,垂直于互联网和汽车行业,为客户提供完善的人才解决方案。如果你有精彩的故事或求职招聘需求,请联系我们,我们坚持长期输出高价值的职场养料。
VR游戏
制作人
互联网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还可以输入500 登录

360安全认证
X精英
猎头创业
孵化中心
中高端
求职招聘
入口